最近会一直主白亮和熙华。

矢志不渝,君易。

【白亮】东西不能乱捡,人更不能乱救

我早就想写这一篇,却一直拖着迟迟没写,如今趁现在还有点时间,赶紧将他肝了出来。
这是一篇狐白x星航的梗,这个梗在脑子里盘踞太久,现在终于完成了,预祝我明天(毕竟已经周五了)面试顺利!

捡到这只狐狸是无意间的事情,他作为军舰上的最高人也未曾料到,事情发展到最后竟变成这样。

我们把视线回到初次与狐狸见面的这一天。

那个时候,他亲自指挥军官们打压入侵的敌人,并救下一部分被绑架的人质。就快要离开时,看见一只紫色狐狸趴伏在一边,似乎有一条腿被倒下的墙石所压着,后腿周围是一摊血迹。

诸葛亮看着不免有些心疼,他搬开了那块石头,看着被压伤的后腿处,从衣袋中掏出一卷绷带,这卷绷带是他呆在身边备用的,以防受伤之时临时包扎止血用的。他轻轻地将绷带缠绕在狐狸的小腿上,小心的打了个结,同时将狐狸抱在怀中上了军舰。

军中人见怪不怪,他们都知道,指挥官表面严肃冷漠的样子,其实还是心软的尤其是对待这种小动物。

在诸葛亮的细心照料下,狐狸腿处的伤口日渐愈合。这是狐狸像是认定他这个主人似的,一旦诸葛亮离开,他会立马咬住人衣角,除非将他一起带走否则,死咬着不放。所以你会在指挥官的办公桌上的一角,看到一只狐狸,他蜷缩着,安静地不打扰桌前人处理公务。

当然别说办公,甚至吃饭都得带上。你若要问这狐狸吃什么,指指挥官吃什么他吃什么。当然,诸葛亮在这段日子中发现这狐狸嗜酒。上一次军舰上简单聚会,为了庆祝他们成功的完成了一项具有挑战性的任务,聚会上难免会喝些小酒。原本狐狸是来蹭些吃的,没想到这一次晚餐如此丰盛,甚至还有美酒,他咬住高脚杯的那一处细的杯身,示意指挥官给他来点酒。指挥官忍不住蹙起眉宇,却在其他人的起哄下,鬼使神差地为狐狸斟了一盘红酒。狐狸喝完一盘还要喝,几盘下来不见他醉。这让军中人都知道了,指挥官养了一只狐狸,嗜酒且很能喝。

除却吃饭办公,就连睡觉也跟着,通常是狐狸睡在枕上,诸葛亮头枕枕头,头顶就是狐狸软软的肚皮,当然不是每天如此。有时是面对面,有时是睡在一边,有时在头顶处靠着床头。总之非要占着指挥官的床,当然指挥官的床很大,足够睡两个男子,所以狐狸便肆无忌惮地睡在大床上,每晚做着美梦。

你们说上厕所???不不不,上厕所可能不跟着,跟着上厕所做甚。

直到有一天夜晚,诸葛亮回到寝室准备休息,突然发现床上多了一个帅气的男子。那男子开口。

“因为之前你对狐狸模样的我照顾有加,所以我会在一天内的一半时间内变成男子,一半时间内变成狐狸,你会选择哪一个。”

指挥官冷静的回答。

“狐狸。”

那狐狸接着告诉他。

“那我以后都会是这副男子模样陪伴着你。”

然后他们便永远在一起了。

咳咳,我们切回正题。

诸葛亮打开门他惊讶了,自己的床上竟突然多出一个男子,而之前那只狐狸也消失不见了。他暗自思考着一切存在的可能性。片刻后他开口问到。

“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

那紫发的男人笑了笑,也不着急接他的话,而是细细打量了他一番才回答道。

“若我说,我就是你之前照顾的那只狐狸你会信么?”

诸葛亮看着男人头顶的紫色耳朵和身后的长尾,这是肯定的,他信了。

“既然你已经痊愈,明日便送你回到你的住处。”

“指挥官真是无情,这么快就要敢李某走。”

那个男人下了床,用剑柄挑起他的下巴,调侃道。

“恕李某直言,李某就赖在你这里不走了,以报答你的救命之恩,不如我以身相许如何?”

诸葛亮挥臂推开李白,略过他,自顾自的换下军服。

“不必了。”

李白凑近从他身后抱住他,并附在其耳侧小声说道。

“我不仅赖上这里我还赖上了你。”

从那晚以后,李白每天对着诸葛亮死缠烂打,像块牛皮糖一般,怎么也赶不走。最初军中人是诧异的,甚至有人私下询问,都被诸葛亮以做事不认真给轰了出去。

不知是习惯还是逐渐喜欢上了,诸葛亮对李白的态度也好了许多,有时得寸进尺的李白会在大庭广众下拥住他,他也不挣脱。而军中人见怪不怪,甚至觉得这个长有狐耳狐尾的男人是指挥官新交的男朋友也说不定啊。现在恋爱自由,管他什么性别,年龄,哪里人,互相喜欢不就好了,管那么多干嘛。

而诸葛亮却在事后每每感慨,东西不能乱捡,人更不能乱救!

死狐狸!下次再得寸进尺,信不信我neng死你!

评论(3)
热度(55)
  1. 夜纹阿夫兰含清。 转载了此文字

© 含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