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会一直主白亮和熙华。

矢志不渝,君易。

【白亮】遇狐

这篇是参考了《遇蛇》,将遇蛇重新拿出来回顾一番,分外觉得遇蛇太好看。因最近空闲的日子比较多,所以干脆产下这个粮,估计这篇会长一点,不会一发完结,得几发。
打算写下这两人的三生三世,所以不会短,大概。


一、误打误撞与你相遇。

庭院深深,满院的阳光伴随着微拂的清风,吹过院中央的唯一的大棵桃树。晴天刚好,最舒服不过是是摆张小桌,搁一杯茗茶,盘坐于桃树的树荫下,细读趣书。

看完了一本,该拾起第二本,手摸到书籍和细微毛绒,却不甚在意,轻轻一扯,手腕上顷刻传来些许疼痛感。诸葛亮蹙着眉语转头想要看清罪魁祸首,只见一只狐狸趴在树根边,死死地瞪着他,像是对刚刚被扯了尾巴表示不满。

诸葛亮忍着疼痛轻笑着,定是刚刚自己未曾注意,碰到了什么地方弄疼了他。

“这件事定是我的错,亮赔礼道歉便是。”

话落只觉眼前的东西变得模糊不清,甚至摇摆不定,明亮逐渐转为黑暗,隐隐约约耳侧只听见书童一声惊呼,之后发生的事也不得而知。

醒来之后,发现自己卧在床榻上,被咬支持传来的不是疼痛感,是冰凉感。

门被打开,书童端着一碗药汤进入。

“先生,刚刚医馆的先生让我嘱咐您,这碗药汤每天喝,早晚一次。您是因被野物咬伤而导致昏迷。”

“无事,那药汤给我。”

诸葛亮喝下碗内的东西,只觉口中苦涩至极,鲜少吃甜食的他,直觉此刻想要用些蜜饯以盖过口中苦味。

书童端着碗退了出去,室内烛火微光,勉强照亮整个房间,像是一阵风吹进一般,烛火微晃。诸葛亮感受到了一股陌生的气息。门窗紧闭,不可能有风窜进。

“是何人在那里?”

“前来索要赔礼。”

诸葛亮闻言不禁觉得好笑,白日自己已道过谦,没想到这狐狸还来寻赔礼。

“那件事亮不是已经道过谦麽?”

“道歉份量太小,不够诚意。”

“你这狐狸好不贪心,也罢,我弄伤的你,你想要什么?”

“一壶好酒。”

对方不肯现形,诸葛亮也不去问,只叫书童拿来自己一直搁置许久的酒,对于酒的烈味,他更喜欢清茗的清香。

他伸手为那狐狸倒酒,酒杯内的酒一瞬间全部消失,诸葛亮知道那狐狸喝下了,不动声色继续为他续杯。

“酒不错。”

“我也鲜少喝酒,不如你明日再来,明日再为你奉上。”

很久没有这般与人交谈,他孤身一人住在这茅庐内数年,每日只是看看书或是弹几首小曲,日子倒也过的清闲舒适,不过他不得不承认,日子久了,虽是习惯还是不免显得孤寂。

所以,他想用这个法子留下这只狐狸,也好日后有个伴。

“好,我明日还会来。”

又是一阵风吹过,诸葛亮知道那狐狸已经离开,静静看了几眼桌边,突然想起时候不早,他盖好薄被轻轻躺下,合上双眸期待着明晚的交谈。

评论(1)
热度(35)

© 含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