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会一直主白亮和熙华。

矢志不渝,君易。

【熙华】名字没想好,凑活着看吧

之前说的想写AO世界观的,只是忙于考试一直没能填补脑洞,现在考完了终于可以填补脑洞了。
从看第一季就站熙华直到现在,不拆不逆。
就如标题所言,名字暂且没有想好,各位凑活着看吧,此篇为天乾端木熙x伪装天乾实则是地坤的杨敬华,对了我想问问各位,想看生子么?如果想我就写生子不想就罢。想看生子扣一。



杨敬华太清楚自己的第二性征,是地坤。从这一性征觉醒之后,他何尝没有不满过,埋怨过,是的,他不满,抱怨,为何他会是地坤,只能雌伏于他人身下的地坤。

因为不甘心,所以他隐藏起自己的信息素,一旦察觉有发情征兆,立马服下抑制剂。所以与杨敬华接触的都以为杨敬华是个天乾。就连他的阳冥司都以为,自己的影灵与自己一样是天乾。

直到某一天。

因重要的祭祀顺利完成,端木家办了家宴,请了些尊贵的客人来庆祝。杨敬华作为端木熙的影灵一直跟随着端木熙,听着对方与客人说着客套的话。突然,他感觉到强烈的信息素,是一个天乾。地坤本就嗅觉本就敏锐,早在宴会之前他就服下了抑制剂,但没想到,该来的还是会来。

杨敬华悄悄地跑了出去,进入端木熙的房间内,他不想过问这是谁的房间,他身上仅剩的抑制剂已经用光,他将门反锁好,打算自己用手解决。

端木熙那里。

为了打发形形色色的客人,他几乎说的口干舌燥,本来他是很讨厌这种聚会,各种各样的人因他的身份与他搭讪,各种目的的都有。因为需要,他被迫习惯这样虚假的交往。喝下杯中最后一口果汁,才俨然发现自己的影灵不见踪影。

一般除非他说,不然杨敬华会一直跟着他,守护他,他隐隐感觉杨敬华出事了。凭着直觉他走进自己的房间,很细微的声音从其中传出,若是不是仔细听真的很难听出。他伸手握住门把试图打开。

“敬华,敬华,你在里面么?”

只顾着解决生理问题的杨敬华没想到,端木熙竟然能够知道他躲藏于此,他开口并尽力不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粘腻。

“端木熙你别进来!”

“是发生什么了么,敬华?”

“没事!我真的没事!不许进来!”

越是说没事的越是有事,端木熙这般想着,掏出钥匙果断打开门。开门的瞬间房间里充斥着信息素的味道带着淡淡的清香。端木熙立刻明白了,快速锁上门。他转过身,印入眼帘的是杨敬华侧卧于地面上,手放在身后,满脸潮红,眼角还泛着泪光。

端木熙只觉自己的身体被这甜腻的味道吸引,是的,他硬了。不过理智压过了情欲,他更多的是惊讶,不得不承认,杨敬华伪装的很好,从他与对方的第一次见面,他就没有想过杨敬华会是地坤,只觉对方是泽兑或者天乾。他开始思考,若是自己现在盲目冲上去标记,杨敬华时候指不定要躲着自己,当然他不会那么愚蠢受欲望控制,但是他不想杨敬华被其他人标记。

占有,不得他人触碰,在他心里无限放大。

他深吸一口气,沉下声道。

“敬华,我……。”

他斟酌着能够让杨敬华听从的说辞。

“我帮你吧,你这样也不好受。”

杨敬华只想端木熙赶紧离开,伴随着对方的靠近,他挣扎着爬起身,空气内淡漠的天乾的味道围绕着他。地坤的身子太敏感了,一旦嗅到便无法压制。

其实杨敬华不是没有想过,他甚至十分清楚,自己迟早有一天会暴露,但他没有想到是暴露在端木熙面前,是暴露在他想守护的人的面前,这样让他怎么保护对方,自己最软弱的一面被看去,端木熙他还会相信自己么。

“敬华,我不想你被别人标记。”

“我也不是需要你一味的守护,把你最脆弱的一面交给我,我不会告诉别人。”

“相反,我会保护你。”

这三句话直冲心弦,端木熙是谁,是万众瞩目的阳冥司,他的眼睛几乎可以洞察一切,自己的小心思竟被他都看个去。杨敬华笑了笑,终究还是要被标记,他终究是承受的那一方,把身体交给不熟悉的人,不如交给端木熙,最起码那人是他想要守护,想要伴随一生的人。

“嗯,我同意你了,端木熙。”

评论(15)
热度(115)

© 含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