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会一直主白亮和熙华。

矢志不渝,君易。

这篇文的构思就来源于这首歌,文的背景借了歌的背景,或许写到最后与歌的原意有些偏题,但是建立在歌的基础上写的。
这首歌我觉得很好听哦,不知道各位喜不喜欢。以下乃正文,可选择配合歌一起听。

狐言。

设定狐妖李白x捕快诸葛亮。

最近金陵城甚是热闹,当街的六扇门新招了一个捕快,是一个蓝衣男子。据说那男子生的比女子还漂亮,而且看样子不像是善武之人,平日里常拿着一把羽扇倒像是个文人,这样的文弱之人竟被六扇门招去做捕快,让人不能理解。

但几日之后那新来捕快的事迹被传开,人人开始夸赞这个捕快。传言这捕快虽一副书生模样,但杀敌不是盖的,而且头脑机敏。有很多难破的案件到了他手下迎刃而解。

这些事陆陆续续传到妖人们的耳里。

“李太白,你听说了么?昆仑的六扇门最近招了个不得了的捕快,可所谓文武双全。”

“自然早已听说,而且那捕快入六扇门前本就是个文弱书生,怎会适合六扇门里那种打打杀杀。”

“可最近虎跃涧的部分强盗被捕,有大半可是那捕快所为。”

被称为李太白的人不以为然,仰起头喝下壶中的酒,抬腕擦去嘴角遗留的酒液,大笑着提剑起身。

“文弱书生做何捕快,打打杀杀成何体统,待太白去会会那捕快,到时定叫他浪子回头!”

说完纵身一跃而起,从屋檐稳稳落到地面离开。韩信望着潇洒离去的狐妖微微摇了摇头。纵使他李白再厉害,乃妖中剑仙,怕是也英雄难过美人关啊。何况又是一只浪荡狐狸。

李白得知日里六扇门会在巳时出动,去虎跃涧捕捉几个猖狂的强盗。他提前到达虎跃涧,躲在暗处等待六扇门中人的到来。

果不其然,马蹄声自远处想起,马蹄间扬起阵阵尘土。李白尾随那骏马身后。不一会马匹停足,只听见一壮汉扯着嗓子大声喊到。

“我们虎跃几个兄弟都是被你们六扇门的人抓去,既然如此,我们定要你们拿命来换!”

“只怕不会如你所愿!”

一个略显清冷的声音传入耳侧,李白寻着声源望去,那说话者手中持一把羽扇,目光中毫无慌乱之情,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这就是传言的新捕快吧。

伴随一声怒吼,对方策马而来,而那些捕快毫不畏惧,同样策马向前冲去,那声音再次响起。

“各位同僚,听亮一言,按原计划进行,一口气拿下这帮乌合之众。”

只见双方陷入混战,依照形势来看竟是六扇门略据上风,将敌人打压。

目光紧锁那新来的捕快,正如韩信所言,那捕快竟身手不凡,表面看似纤弱其实照他手中挥舞的刀法来看,颇有气势。既然是个厉害的角色,那他李白更要会一会,比试比试,若是太过弱势也没意思。

李白笑了笑只身离开了,留下厮杀的人群。

三更时。

这时街道各处已鲜少有人经过,只有一两个喝了酒的醉汉,摇摇晃晃穿过街坊,使得整个金陵城寂静无比。

此时已是深夜,家家户户灭了蜡烛睡下,唯独六扇门内一处房间里还闪着微光。而这明亮的房间内正是李白要寻找的人。

“何人在门外!?”

听见门后质问的声音,李白笑嘻嘻地推开门,又小心的关上。

“在下李白,闻言诸葛捕快身手不凡,足智多谋便想来会会。”

“妖人?而且这就是你私闯六扇门的理由?不过能够轻易闯入想必你的身手也非同小可。”

“过奖了,不过李某来正是想与诸葛捕快比试比试。”

诸葛亮看着李白头上一对兽耳不禁轻笑出声。眼前这人他并非没有听说。现如今,妖人与人类互不侵犯,和平共处,不轻易与对方对峙。而且,这妖人里也有几个厉害的角色,比如长着龙犄角的韩信,以及他眼前这位有着狐耳的李白。

号称“剑仙”的妖人李白,竟找到他这里要与他比试,告诉谁谁都不信。不过细细思考也能略知其中原因。他是新来的,外面流传他表面像是介文弱书生,后流传他在六扇门那些事迹,而这些流言蜚语定是传入妖人耳中。

“若说身手亮的确不如你。”

“诸葛捕快过谦了,不试试又怎知?”

“既然都来了,那么亮也不拒绝答应便是。若是亮赢了,说出去很是风光,毕竟与亮比试的可是传说中的剑仙。”

李白哈哈大笑带着诸葛亮来到一块一块无人的空地,两人你持带他仗剑硬是拼了好几个回合。诸葛亮捂着受伤的肩部微喘气。

“亮的确不如你。”

“看样子的确如此,所以说你这样衣服模样,竟被六扇门招了去,倒是稀奇。”

诸葛亮听闻后眉宇紧蹙,原来对方真正的目的并非比试,比试只对了一半,而是在质疑他的实力。这令诸葛亮有些不悦,他撕下衣摆的一块布料,在肩部包扎后重新拾起搁置在地上的刀,一边思索着一边快速攻击。

李白对这突如其来的攻击有些诧异,幸好他反应及时,挡住了这一刀,否则他也会像诸葛亮一样某部位受伤。对方似乎不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攻击比之前更是猛烈迅速。这样认真想要证明自己的人莫名触动李白的心弦。

紧锁的眉宇,眸中透露的杀气,微启的薄唇,这些莫名触动了李白的心弦,这使得李白的速度有微微下降的趋势。

“此刻还有时间分心?太小瞧亮了。”

说完,攻击速度再次提升,这让李白有些招架不住。不过他李白也不是轻易认输之人,何况他本性又是一只狐狸。狐狸天生狡猾,媚惑。他借机一剑击飞诸葛亮手中的刀,伸手将对方揽入怀中。

“何必在六扇门中打打杀杀,不如与李某做羹汤。”

“放手!”

被突然拉入怀的诸葛亮挣扎着奈何力气比李白小那么几分,只好趁对方调侃之时一个脚踢袭向对方。对方因吃痛而不得不松手,诸葛亮趁机走远。到了休息处才想起自己遗留了刀剑。

李白捡起刀剑,细细打量了翻,这倒是个不错的机会。李白笑笑,这下他有骚扰对方的机会了。

不出诸葛亮所料,李白几乎每日都来,起初是还他刀,之后变成闲来无事就到他这里逛逛。

“亮手中还有公务需做,李太白若是无事便可离开。”

“这就是诸葛捕快待客的态度?李某不会打扰你,只求呆在这里。”

“你为何执意留在这里?”

“心念之人在此,岂有离开的道理?”

诸葛亮咬牙切齿,李白的话语太过明了,傻子也会听明白。

“真不知亮哪一点让伟大的剑仙瞧上?更何况狐狸本多情,定有比亮更能让李太白倾心的人。”

“狐狸天性的确多情,但那只不过在未找到心爱之人,当找到时,多情便会化为专情,只求与心爱之人朝朝暮暮,共生死。”

“这花言巧语倒是说得不错,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谁知狐狸是否能够改掉着本性。”

“诸葛捕快大可试试,若李某赢,那么孔明是否愿与李某共生死?”

“好啊,赢了亮便答应你。”

自从答应李白的赌约后,诸葛亮可是深深体会何为“后悔”。李白整日整夜的纠缠不休,虽然未给他带来什么不便,但足矣造成厌烦。不理,变会耐心等待直到理睬。诸葛亮受不了这样的追逐他选择答应对方。其实,还有一半原因,因为他自己竟在这段时日里不知何时,喜欢上了李白。

李白见诸葛亮答应甚是欣喜。就连以前常去的昆仑山和一些酒窑子也不去了。与他心爱之人找了一所住处两人住在一起。

一年后。

“听闻你追到了那捕快?”

“这是自然。”

“所以这便成了你有了媳妇不要兄弟的理由?”

“媳妇自然比兄弟重要,你现在还体会不到韩重言。”

“我为何要体会。”

李白哈哈哈大笑起来,当年他也如韩信一样,不信,但如今他信了。

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评论(5)
热度(46)

© 含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