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会一直主白亮和熙华。

矢志不渝,君易。

【白亮】恋慕的兽

病症梗,具体什么病症忘了,只模模糊糊记得里面的内容。哈哈,不好意思。

诸葛亮一直以为自己所住之处只有他一人,直到一次意外让他得知,其实这里还住着其他人。

李白和诸葛亮的初遇有些搞笑,更多的是机缘巧合。李白这人浪荡且嗜酒,整日里一副游手好闲的模样。而诸葛亮恰恰相反,他冷静,机智,通读许多书籍,没事就翻翻书,看看。

那日诸葛亮坐在树下看书,殊不知他所坐的那棵树上其实有一个人。李白坐在稍矮的一根树枝上,手中拿着酒壶,他仰起头将壶中的酒灌入腹中,很快壶内的酒便见了低,下意识的倒着摇晃酒壶,不料一滴酒滴落在诸葛亮的头上。

“下雨了?”

诸葛亮忍不住抬起头,他记得刚刚还晴空万里,现在就下起了雨?这天变化的还真快?只是这一抬头便恰好与低头的李白四目相对。两人殊不知身边其实还有一人。

“……”

“……”

气氛显得有些尴尬,诸葛亮的视线移到酒壶上,颇有些责怪的意思,李白有些无奈,只好道了个歉从树上跳下。

“抱歉抱歉,作为赔偿下一次李某定带壶酒来。”

“亮不胜酒量。”

“我叫李白,住在这附近。”

“诸葛亮,这便是亮的住处。”

诸葛亮回的礼貌,不显得突兀。而李白像是找到了乐子,从此事发生之后每每都要来找诸葛亮一次,每次都会带壶酒来,每次都被诸葛亮委婉拒绝。不过心情不错时,诸葛亮也会答应喝一两口,并不多。

就这样时间流逝,李白发现自己似乎是喜欢上了诸葛亮,找他的次数也多了,称呼都改了,喊着对方‘亮亮’。诸葛亮一开始面露嫌弃,后来时间久了也就习惯了,觉得对方这样么喊也并无不可,也是这时候他也改口,喊对方‘李太白。’

直到有一天,事情似乎向着不太好的方向发展。那天天昏昏暗,李白没有像平日里那样来找诸葛亮。诸葛亮起初有些疑惑,是不是有什么事,但一天两天过去了,还不见李白,此时的诸葛亮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直到第五天,天依旧阴沉沉的,乌云布满整个天空,很快外面下起了大雨。诸葛亮坐在屋内看着窗外,突然像是有什么站在窗外,这让他吓了一跳,定睛一看是一只狐狸,但这狐狸的瞳孔为深红色,面部还布满可怖的紫色纹路。诸葛亮下意识走到窗前看清了那只狐狸,这只狐狸让他又熟悉又陌生,不忍让它在外面淋湿皮毛,便开门将它放进屋内。

狐狸不语,走进屋内视线一直停留在诸葛亮身上。诸葛亮被这视线盯的不舒服,他思索着,李白五日不见是出了什么事么?眉宇紧蹙间他找了条干净的布为狐狸擦净毛发,口中还嘀咕着。

“这李太白到底去了哪里?”

当听到‘李太白’这三个字,狐耳总是猛然竖起,诸葛亮起初并没有在意,但十日过去了,每当他提到这三个字,那狐狸都会一机灵。这下可让诸葛亮更加疑惑了,他阴差阳错的面对着狐狸喊了声。

“李太白?”

那狐狸不仅竖起了耳朵,背上的毛也竖起,像是一副警觉的模样。这让诸葛亮有一刻感觉这只狐狸就是李白。他后来想想不太可能,李白怎么会无缘无故变成狐狸呢,他左思右想终于想清了。

他曾阅读过一个书籍中有记载,有这么一种疾病,人若暗恋另一个人会变成野兽,若三十日之内没有得到暗恋人的回应,变成野兽的一方会将另一方咬死,而且人的习性会因此病症越来越接近猛兽,名字他忘记了,但大体是这么个意思。

这已经是狐狸来此的第十五日,诸葛亮一瞬间明白了,他走到狐狸面前伸手抱住了它,带着浅笑。

“李太白,亮同样心悦于你。”

第二日,诸葛亮模模糊糊从梦中醒来感觉腰间被人环住了,睁开朦胧的双眼就见熟悉的面孔,依旧像以前一样总是带着笑意。耳边传来对方的轻语,在轻语中缓缓闭上眼眸,唇角微微勾起。

“李某已心悦亮亮许久了。”


后记:第一次写白亮,人生第一篇白亮,痴迷这对有一段时日了,是被一个画画的大大带入坑的,从此爬不出来。他的画简直太棒,看第一眼就喜欢上了,越看越觉得这对很好吃!很棒!
咳咳,毕竟第一篇,可能写的不好,让大家见笑了。

评论(7)
热度(55)

© 含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