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会一直主白亮和熙华。

矢志不渝,君易。

【初云空】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民国paro。
将军Alaudi x 戏子Giotto。



每天来听Giotto唱戏的人很多,所以他总要每天一首接着一首唱给台下的达官贵人听。当然除了在戏楼中唱戏,还有些高官想起他去家中唱戏,因此他可从其中获得一些小钱,还能吃到丰盛的佳肴。

邀请他的人参差不齐,当然也有些不安好心的,借着邀请的理由相与他过一夜的,每到这个时候Giotto都会婉言拒绝。当然,若是遇到一个死缠烂打,甚至想用暴力强行逼迫的人,Giotto自然会动手。他虽是个戏子,但不代表戏子不习武,不会防身术。

不过今天戏院怕是要出事了,一个虎背熊腰的男人领着一群打手闹进戏院,那个男人站在戏台下指着Giotto就是一顿骂。

“只不过是个唱戏的戏子,还敢对我武二动手?!”

Giotto没有多言而是继续唱着,那个自称武二的男人怒了,作了一个手势,示意打手们将台上的Giotto拿下。

“只有愚昧之人才会狂妄自大。”

门外的声音使得整个厅堂内鸦雀无声,低沉的声线透露着一股无形的,威严的气场。就连Giotto也意外的止住了歌声,金色的眼眸盯着大门。一个身影逐渐印于人眼眸,铂金色的头发,淡蓝色眼眸,狭长的丹凤眼,这人身上的每一处都透着一股冷峻。在场内有人忍不住惊呼出来者的名字。

“是Alaudi少将!”

Alaudi执起枪,枪口对着刚刚还在叫嚣的男人的后脑。他最讨厌的就是这种不知好歹,而且又骄横跋扈,只知吃喝玩乐,贪图美色的,不知哪家贵族的少爷。

“戏子又如何,即使是戏子也是你无法玷污之人。”

那个武二听了更加恼火,但碍于对方可是有名的军中少将,只好啐了一口痰带着他的手下离开了戏院。

这场本该惊心动魄的戏就此告于段落。Giotto看了看台下的刚刚帮助他的Alaudi,不仅对这个少将新生好感,他勾起唇角抱以微笑对着人行礼。

“在下谢过少将的出手相救。”

“不必。”

“为谢少将,在下想唱一首曲子献给少将,以表达感谢之情。”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
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
皆非情之至也

Giotto清脆的嗓音从台上传入Alaudi耳中,Alaudi也不知道自己难得休息,为何会跑到此处,来听人唱戏。不过不得承认,初次听那人唱戏就有一种陶醉感,令人难以忘却,尤其是他的声音更是令人难以忘怀。有些好奇这个戏子的长相,Alaudi心下决定留在这里等待他唱完,去一探他的真面目。



作者有话:个人很喜欢这个设定,每次写完一章就想继续写下去的冲动,画面不知在脑海里反反复复播放了几遍,越是脑补,越是想写下来。但因为并非长篇,所以太快更完又觉得没意思了,只好忍下性子,慢慢更。

评论(2)
热度(8)

© 含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