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会一直主白亮和熙华。

矢志不渝,君易。

【初十云/初云180】

设定:指挥官阿诺德x行动者云雀。H有
本人第一次在这里发文,如有ooc致歉,以及祝大家食用愉快。
最近痴迷这一对,或许会高产。喜欢的话请多关注,谢谢!!!

阿诺德和云雀是搭档,一个负责指挥一个负责行动,只是令阿诺德有些懊恼的是,很多情况下云雀并不听从他的指挥。自己多年的恋人以及搭档,阿诺德又何尝不知道云雀的性子。

傲慢,以自我为中心,非强者不入他眼。

看着屏幕前的云雀,阿诺德不由得叹了口气,又私自行动,这已经是第几回了。

阿诺德擅长思考,遇事冷静,谨慎,不轻易行动是他的做事风格,再未经过慎重考虑下,他几乎不会动手。

“你又一次私自行动,打算一身狼狈回来?”

“那又如何。”

耳机里传来对方略显低沉的声线,阿诺德微微摇头,几乎每次都会这样,然后任务完成,对方的西服上总是会有大大小小的血迹,血液将颜色染深,不仅仅是这些,还有一些轻微的伤口,这些伤口不会很严重,只是包扎总需花些时间,对方固执的不肯处理,并不在意这些伤痕。

果真,任务结束。云雀干净的西装变得略微凌乱,唇角还留着不知是他自己的,还是对方的血迹。

“唇角。”

闻言,云雀屈腕狠擦嘴角的血液。阿诺德无奈的看着对方深邃的蓝黑色眼眸,微摇头。他的恋人总是不乖。

“回家。”

云雀厌恶地垂首看了眼西服,他很想脱掉这件沾染敌人血液的衣物。

两个人的房子一直保持着整洁,毕竟他们同样不喜欢杂乱,肮脏。所以经常会请来哲将房子打扫一遍。之所以会让哲来,完全是因为他们没有一个喜欢第三者的插足。

云雀褪下身上的外套,随手扔进洗衣篮中,随着阿诺德所指的方向坐下,任由对方帮自己处理伤口。原本并不在意这些,但在阿诺德的一次教育下,被迫听从。所以回家后脱下衣服的第一件事会是处理伤口,然后再去洗澡。

只是这一次似乎有些不对劲。阿诺德从任务地点到回来,一直沉着脸,就连为云雀处理伤口未说一句话,沉寂地有些可怕。虽然以前话不会很多,但多多少少会开口,示意些什么,而今天竟然保持沉默。云雀自然看出了不同,他很清楚阿诺德恼怒的原因,无非这一次未听从他的只会,擅自行动,但他无法揣测为什么会如此,平日里他也经常不听指挥擅自行动,却也不见阿诺德如此。

“你在生什么气。”

阿诺德没有回答,云雀紧蹙眉宇,见对方对自己的问题并未回应,有些不悦,迈步向对方身前靠近后,抬脚跨坐于人腿上。

“为何这么生气。”

阿诺德还是没有回答,只是他的下一步动作让云雀惊讶,嘴被堵住了,丝毫没有以往的温柔,对方粗暴的撬开自己的牙关,将舌头伸进,就在快要缺氧时才松开。




http://
滴滴打卡上车

评论(1)
热度(11)

© 含清。 | Powered by LOFTER